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群英论坛 >

王林自述与广东原政协主席朱明国往事:我不恨他

发布时间:2019-09-29

  与两年前相比,王林消瘦了许多。黑色T恤,鹰头皮带,依旧是王林最爱的装扮。

  从2013年7月从神坛跌落至今,“大师”王林这两年避居深圳,甚少抛头露面。今年的7月5日,是华西都市报记者最近一次与王林会面,王林讲诉了这两年的种种经历。

  王林说他2013年学会了很多东西,没见过的见过了,没听过的听到了。以前帮别人很多,现在落到自己头上,才知道难。他自嘲,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旦蛋破了,各种苍蝇也都来了。

  王林渴望能扭转身处的“漩涡”,洗涮他的“清白”,他称两年来为此花费了3000万元。

  这是2013年7月“王林事件”后的第二个生日,江西老家的亲朋纷纷云集深圳。虽然难比以往,此次寿辰,依然聚集了江西老家不少亲朋。在跟随王林的史国良眼中,“低调了许多”。

  王林近些日子常常四肢发抖,怕吹冷风。医生的诊断结果是,焦虑症。在他自己看来,引起焦虑症的原因就是邹勇及这两年媒体对他频繁的负面报道,让他疲于应付。

  事过两年,王林面对势头不减的舆论压力,他依然坚称自己未曾违法,也非政商掮客。

  王林认为,给予他致命性打击的就是2013年7月焦点访谈播出的那期《“神功大师”的真面目》。对于其他媒体的报道,很长时间以来,王林一直以为是邹勇在背后搞他。早在2013年的“王林事件”后,他与邹勇的官司二审时,邹勇就曾组织一批媒体记者“大闹”法庭。

  王林家人称,王林这两年致力于三件事,一是让媒体为自己平反,二是免去邹勇人大代表身份,三是寻找证据将邹勇送进监牢。

  两年来,扭转舆论的不利形势,一直都是王林渴望能够实现的。2013年的“王林事件”后,也常有自称是媒体人、高官、将军的人,或毛遂自荐,或为其出谋划策,但均需“报酬”。王林自称为此花费的有3000万元。

  王林介绍,去年11月份,在一次香港的饭局上,自称是“中央某单位香港办事处”的一位“主任”主动跟他打招呼。得知其是王林,先是一阵寒暄,后同情他的遭遇,并自荐要帮他找“上面领导”,一定摆平此事。为此,从王林那里拿走了两百万元,“用来打理关系。”

  这位“主任”给王林打了一个材料,材料上写着“王林大师是个好人,我们国家有权利保护这样的好人。”并告诉他一个密码,以后见到“国家机要人员”时用。

  即便是很多“高人们”拿走钱之后,并不办事,或是再难联系上,王林一直讳莫如深。他担心,追究之后,万一是真的呢,那些想帮他摆平事情的人,都不再敢帮忙了。“办了,我给多少钱我都愿意。如果我是坏家伙,我就不会让人帮忙了。我这么大年纪了,名声最重要。”王林说。

  同样涉及邹勇遇害案的黄钰刚,也给王林介绍了“中央某部某局”的陈某某,并“运作”来了一份“绝密文件”。

  “中央某部”的这份“绝密”文件如此表述:“你局报来的《关于邹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刺探我有关方面的重要情报》的电文、总部首长已阅,并极为重视,部领导研究决定对其立案侦查、望你局密切监视邹勇的一举一动,伺机抓捕,鉴于邹勇的人大代表身份,待部里会同全国人大及其所在人大部门免去邹勇的人大代表资格后执行!另:关于举报人王林公民,你局要对其加以保护和防止涉密。待案情查清后通报有关部门恢复其名誉。某部。2014年7月14日。”

  王林在此文件拿到手后,随即给了黄钰刚200万元,通过黄给陈某某。陈某某写了一张收条,转交给王林,时间是2014年7月18日。不过,王林家人称,收条是否陈某某亲手所书并不能确认。

  此文件的真假,王林身边的人也曾怀疑,并在黄钰刚办公室见到大批“中央某部”式样的空白文件,借此屡屡劝告王林,但王林并未采信。记者将此文件传给相关人士辨认,均称“假得不能再假”,“未见过如此荒诞的文件”。

  与邹勇的购酒纠纷案、深圳别墅纠纷案、香港物业纠纷案,王林一直在寻求司法上的解决。“换了好几任律师,女子网上交友设骗局六劫犯涉诈骗案件2起终于被擒。律师费前前后后就花了600多万元。”王林称。

  购酒纠纷案正在等待二审判决,在一审判决中王林胜诉;深圳别墅纠纷案也于今年的5月8日在萍乡中院双方交换了证据,王林花费在邹勇别墅上的改扩建及装修费1700多万元,可王林手中仅留下1000多万元的票据,缺少几百万的票据,正预请求专业机构进行鉴定评估;而香港的物业纠纷案,王林原本打算撤诉的。

  记者在与王林交谈时,王林更是手书一封与邹勇之间恩怨往来的信——“我与邹勇好的时候,几千万几千万的借给邹勇,从不要打条子,直到邹勇反目不认人的时候,才要邹勇2011年6月30日补此借条……”

  王林称,这几年来,邹勇的企业其实一直都不赚钱,并在外面拖欠了十多个亿的欠款。也正是这个原因,邹勇一直不愿还钱,并试图把事情搞大。“他就是想把我弄臭,把我弄倒,他欠我的钱就不用再还了。王梓丞名字打分 测试,再就是,我之前去中央巡视组举报过他,邹勇跟当地官员勾结,如果真查起来了,估计一个都跑不了。”

  记者了解到,王林在2013年6月向中央巡视组实名举报邹勇,7月“王林事件”暴发。

  在王林看来,媒体对他与高官,特别是陈安众、宋晨光、朱国明这三位落马官员的交往有所误读。

  王林:有的的确是看过我的表演,但都不是刻意来我家看表演的,很多都是偶然的机会碰到,任何人都不是有意因为我会变酒变蛇而结识我,都是我主动表演来助兴的。

  王林:有个别领导见过两三次面的,但没有经济来往。我跟他们不做生意,我也不需要他们去帮我拉拢关系,找人家帮忙,没有。我与官员的关系有些是不错,但也是有分寸的,有节制的。

  华西:媒体报道,在一次酒席上,你当众拉住陈安众的手,说“这是部级干部的皮肤”?

  王林:胡说八道,我又不是没有见过部级领导,怎么会说这么没有水平的话。陈安众喜欢喝酒,我不喜欢喝酒,所以和他吃饭也没有几顿,只是互相尊敬。

  王林:陈安众在萍乡几年,重庆警方破获一跨境网络贩枪案我从来没有求他办过一件事,他也没有求我办过一件事,之间也没有经济来往。有一次,陈安众带湖南来的80多位官员在萍乡参观,来了芦溪我家门口,我看人多,不让他们进,还骂了陈安众一顿。

  王林:宋晨光在宜春时认识的,我是下乡知青,每年捐钱,认识了宋晨光。在零几年,宜春市农运会,我帮忙邀请了10多位明星,宋晨光要我帮忙讲价钱,还便宜了一半。

  王林:我和宋晨光有交往,关系还可以,我还规劝宋晨光不要受贿。说我是宋晨光的地下组织部长,可笑的不得了。宋晨光办公室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王林:宋晨光调任南昌后,就很少有来往了。宋晨光被抓之后,我还是很伤心的,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

  王林:朱明国还是海南政法委书记时,我在海南待过几年,有人带朱明国到我海口的家中,认识的,一年吃个几顿饭的交情。

  王林:朱明国没有智商吗,幼儿园小朋友吗,怎么会去送手枪,干这种犯法的事。他是个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怎么就算给我送枪,就算是给我下跪,难道会让一个外人看到吗?这根本是没有的事。

  王林:大概是2008年,我找朱明国时,已经有三年没有往来了。那天,我带一个朋友梁某求朱明国帮忙找个事做,在广州见到了朱明国的秘书,后来被朱明国拒绝。(此事梁某告诉记者,朱明国的秘书让其找到一个老板,在这个老板的公司管理了几个月的食堂,后来离职,这些还没有告诉王林。)

  王林:也找过。去年,萍乡的唐某骗走了我1500万元,我要追回这笔钱,我找过朱明国……我不恨朱明国,情有可原。我被打倒了,谁都可以欺负我了。

  邹勇姐姐邹敏7月19日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们从萍乡公安局了解到,目前萍乡警方还没有找到邹勇的遗骸,他们还在等待警方进一步的消息。

  邹勇大嫂赵爱憎称,邹家人对王林恨之入骨,并说邹勇很少在家人面前提及王林,称曾受到过王林的死亡威胁。

  邹敏说,他们最后一次见邹勇是7月6日,这天是邹勇的生日,家人吃了顿饭,随后邹勇音信全无。在邹勇出事这天(注:7月9日),邹勇的一个朋友打电话通知家人,他们立马预感不测,向警方报案。同时,邹敏说,他们希望警方能尽快帮他们找到邹勇遗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摇钱树心水论坛| 百胜图库黑白看图百度| 家中宝心水论坛| 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本港台| 红姐图库彩色统一图库| 香港六和彩特码管家婆| 扬红公式心水论坛网址| 本港台正牌彩图挂牌| 王中王一码中特| 中马堂论坛跑狗图|